文冲印象:大变前的文冲村

2012-03-07 10:35:50
来源:房王网整理

文冲村,从形成至今有800多年的历史了,文冲陆氏始祖泰泉公原来居住在南雄珠玑巷,南宋末年金兵入侵后陆氏举家南迁到从化钱岗(现时的钱岗村广裕祠,正是南宋宰相陆秀夫家族的宗祠,在2003年获得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第一名“杰出项目奖”)。

  文冲村,从形成至今有800多年的历史了,文冲陆氏始祖泰泉公原来居住在南雄珠玑巷,南宋末年金兵入侵后陆氏举家南迁到从化钱岗(现时的钱岗村广裕祠,正是南宋宰相陆秀夫家族的宗祠,在2003年获得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第一名“杰出项目奖”)。陆氏后人再次搬迁定居在这里,之后族人从宗祠始分为东西两支,按祖制,宗祠、家塾等公用建筑全部沿村前护村河建,形成严密的村落,现在村里居住人口有3000人,陆姓人为主体,人丁兴旺,生活怡然自得。

  据村民介绍,800多年前,南宋宰相陆秀夫抱着小皇帝逃到广东崖门,宁死不降,纵身一跳化作王朝最后一道身影。陆氏一族为避兵乱亦迁至岭南,数百载沧桑,陆秀夫后人已繁衍生息成珠三角乡间一大氏族。时至今日,文冲村中还保留着12间宗祠,都是陆氏后人所起的。其中康熙年间(1672年)落成的陆氏大宗祠是村内最大的祠堂,也是陆氏的总宗祠。

  珠江支流文冲涌环绕村侧,水边柳树拂岸,绿树成阴,村中仍然保留着4个较大面积的池塘,即使在周边高楼大厦的包围中,文冲村仍然留存着昔日岭南水乡的影子。这一拥有800年历史的古老村庄,很快就会迎来轰鸣的机器,大兴土木,动工改造的日子不远了。根据规划方案,村里的所有祠堂和私塾都保留下来并进行修缮,未来将形成掩映在现代高楼中的古建筑群。

  2004年广州市第四次文物普查,黄埔区文冲古建筑群浮出了水面,广州市文化局对建筑群进行了资料收集和专家论证,及写出初步保护方案。当时曾有人提出,古村落的开发可以将农业旅游、人文旅游和商住相结合,比如建渔场、果园,结合四季节令让游客参与。对于特色不突出的建筑,村民可把内部改造为旅馆或村民活动场所;对于古旧特色依然的村落,可以考虑进行开发,设立艺术、文化机构;重申保存工作仍是一切开发的前提。

  更楼,古村用来防御抗敌的城门

  (此相片是同伴蜗牛所拍)

  为了防盗、防暴乱,中国的古村落往往设有门楼守护一方净土,在文冲的大街东西两头就有古门楼各一座,称“大更楼”,可为门楼典范之一。东门楼目前保存尚好,位于东坊大街,坐西南向东北,门面阔5.6米。门额有“文冲”两字的石匾,为乾隆甲寅年(1794)所刻,门楼是东约合建的。内墙上有清光绪十八年(1892)立的《东约重修街碑志》石刻。青砖花岗岩石脚,地面铺设48块砂岩石,梁柱结构为典型清朝风格。大更楼是文冲东西约民众“红白”事必经之楼门,而在清朝期间更夫在此打更鼓,龙舟节时村民在此敲铜锣。门楼前后门设计很花功夫,前门顶横着一块7个孔的旧木,而后门地面也有栏栅状大石。前后栏栅可以分别竖放和横放,能将进犯者挡在门外。曾有外村民闹事,村中派人守住此1.7米左右的出入口,上栅关闸,保得了一方安宁。如今门楼已是东西往来的连接点,车水马龙地在窄门中穿梭。

  穷人家孩子念书的家塾

  富家子弟们的学习场所--较宽敞的书院

  文冲古民俗建筑群位于黄埔区文冲街东、西坊大街一带,整条大街长约250米。大街北侧古建筑一座紧挨一座,大街南侧有4个池塘,整个建筑群占地约5万平方米。在文冲街古建筑群新线索统计表上,记者看到古建筑群保存有包括清代至民国的公祠等12间、家塾7间、乾隆年间建的东西坊门楼2个、绍山书院1间、明末清初的古民居12间。

  文冲村的教育风气自古浓郁,出过多位进士,现在村里保留下来的就有7间家塾(私塾),分别名叫:权英、传亭、三锡、冲彝、鹤浦、意轩和汗章家塾。此外,还有位于东坊大街的1间绍山书院。在广州的古村中,民间教育机构如此密集是比较少见的。其中书院紧贴着陆氏大宗祠而建,青砖灰瓦,落落大方。私塾是供普通人家的孩子念书的,而较宽敞的书院则是富裕弟子们的学习场所。

  文冲现在保留有12间陆氏宗祠,多是锅耳式青砖石脚的古屋,其中美轮美奂的陆氏大宗祠是文冲最大的祠堂,也是陆氏的总宗祠。文冲陆氏十世建祠,康熙年间(1672年)落成。5年前,大宗祠筹资78万元重修,使其保存完好,宗祠的最外面是由花岗石铺成的路面,大门外屋檐上的屋梁有许多花鸟、神仙、狮子等彩绘。宗祠内是落落的大厅,屋梁下依然是连续的水墨绘画,相当精细。

  时代的变迁,让古屋有的被废弃,有的成了仓库,有的干脆被拆除

  陆氏大宗祠现已成了老年人聚集活动的场所,“私伙局”的锦旗挂满了一墙壁,年轻的后人也在此结婚摆酒,它还是每年赛龙舟的集合地。

  文冲的民居小巷很狭窄而且纵横交错,外来人进去难辨方向。民居以木板门、青砖建筑为主,许多门额的雕刻十分精细考究。

  传说,文冲村位于乌涌边上,清末之前村名都一直称为“乌涌”。据村中老人介绍,清末时,乌涌近珠江口一带盗贼猖狂。有人向官府举报盗贼,官府接报后准备派兵消灭。可因为举报人说得不清楚,居然误将盗贼说成是乌涌村的村民。乌涌村民闻知这情况后,担心官府会因此破坏村庄,急中生智,针对官兵不熟悉村庄位置的情况,连夜将村口石碑上的“乌涌”换成了“文冲”。此后村子就一直沿用“文冲”这个名字。

(此相片是同伴阿郎所有拍)

  在文冲,池塘开阔,晴波潋滟,祠堂坐北向南面水而建,水、建筑与古民居环境的组合,体现了旧时风水理论指导村落建设布局的综合价值。当年的珠江分支,现在已经分隔为4个大池塘,能见到有村民往池塘中投鱼饲,估计是成为了承包的鱼塘,感觉上池塘的水比较浑浊。

  正在整治中的文冲水系

  据改造方案显示,沿大沙东路、黄埔东路主干道及地铁5号线文元站周边将集中分布商业建筑,住宅建筑沿水系形成点式布局或敞开式空间布局,方案说明要注重保持原有的池塘格局和自然风貌,在原池塘格局的基础上进行优化,形成与文冲涌连通的中部环状水系,结合乌涌、文冲涌综合整治工程,改造范围有着得天独厚的水文自然环境,改造后将延续文冲岭南水乡风貌。

  当天在同伴蜗牛的带领下,找到了文冲的鹩哥楼--文冲村最高的建筑,也是村里仅存的“瞭望台”,在古建筑群内被誉为建村之典范。鹩哥楼位于刘背塘前面,占地200.2平方米,长18.2米,高19.2米,宽11米,楼左侧的空地原为刘氏祠堂旧址,现在成了村里惟一的篮球场。相传鹩哥楼原是刘姓人所有,建于明朝嘉靖四十五年(1566年),曾遭雷火焚坏,到清代时仅仅有10米左右高,成了空楼一座,常有鹩哥(八哥)聚居飞翔,蔚为壮观因此得名,直至1929年由东社出钱重修才成现貌,鹩哥群居的景观却不复出现。

  不经意地在旁边的小卖部喝汽水,并和档口阿姨聊天,很幸运地得到阿姨的帮助,打开重锁,一探鹩哥楼的内里乾坤。

  从小门进去,通过一个有古井的小院,走到楼的底层,只见空空的只有四根方柱。依托着方柱,空中搭起了两层楼板,站在楼板上,可以透过墙上了望孔窥见全村。

  在屋顶的小屋放着两个废置的扬声器,按介绍说由于这里是村中心的最高点,在日军侵华期间,碉楼上就敲起锣警告全村,让村民赶紧疏散,到上世纪60年代召集全村开会也在此广播通知。

  爬上屋顶瓦背,鹩哥楼还是周边的最高点,但很快很快,这里就会成为被俯视的对象。坐在瓦背顶,就如回到童年时,看着大

转载声明

凡本网注明来源“房王网”或带有房王网水印logo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及其他任何形式的作品,其版权均属于房王网。如其他媒体、单位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,请注明来源“房王网”,否则追究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
分享: